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乱欲  »  【姚姬】【作者:柔福帝姬】【完】
【姚姬】【作者:柔福帝姬】【完】
 


  第一章
  我叫姚姬,是个女孩子。出生在90后,瘦瘦小小,口才一般,相貌平平,二本学院毕业。父母是一介平民,考了1次公务员后就不敢再报了,后来报了个事业单位,运气还蛮好,2选1,由于专业对口,顺利通过了面试,1个月后就报到上班去了。
  来到新单位,工作压力也不大,为什么呢?想必大家也猜得出来,清贫单位呗,每天做事做事难度不大,只是永远也做不完,除了处理专业工作事务外,周一周五就是开会,听领导训话,什么年轻人要好学,要上进,要踏实肯干之类的训话,没什么创意新意,我心里也够同情老局长的,60年代的人,所有得来的都是靠自己,父母亲戚没帮上什么忙,可是也不用那么吹嘘自己吧,一开会就霸者讲话,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内容极似雷同,反反复复,我想我混到他那个年纪口才也会不亚于他吧?看他在会议桌正中心洋洋洒洒地狂讲着,我心里一阵凄凉,这样的单位,我能有什么发展呢?
  大学里我没谈恋爱,我们学校里大部分都是些穷孩子,谈恋爱是种奢侈的事儿,学校不怎么好,大家们都没多大的前途,我对恋爱也没上心,匆匆4年大学一晃而过,没留下多少记忆,也没留下什么遗憾。
  下班了就更加无聊了,住在单位8楼里的一间30平房内,单位到城边了,吃过晚饭,每当看着夜幕降临,房间一点点渐渐暗了下来,就会想念家乡,想念母亲,打开灯,上网看电影打发时间,或是和一起参加工作的同事发发短信,总会有莫名的孤寂。
  咚、咚、咚,有人敲门,会是哪个呢?问了声,原来是办公室主任。
  “ 杨科长,您有事吗?” “ 管子漏水,叫来维修工刚修完,顺便来看看你的房间漏水不?” 我不好不请他进来。这个杨科长40多岁了,长得很是难看,尖嘴猴腮,但他没一点廉耻,平时遇见总是色迷迷的看我,很令我反感,我料到住单位房子会有这些尴尬,可不得不住在单位里,其他地方房价高啊,上班又远,不方便,这房我也是央求局长好几天局长才让住的,局长说虽然房间空着,但是让职工住着不大好,我去求局长时局长也是色迷迷的盯着我的胸脯看,令我很不好意思的,幸亏局长是典型的气管炎,每天都老老实实的回家,办公室里人来人往,要不然我早就会被他拿下吧?想到这里,我下身有些微微湿润,我还没被男生碰过,平时很少手淫,这点反应是青春少女正常的反应,这我知道,可今天,杨科长该不会有什么企图吧?我有些担心,可还是装作没事的笑着陪杨科长检查卫生间管道。
  “ 小姚,住的还习惯吧?如果不好住,我给你找套50平的公寓住好不好?”
  “ 谢谢杨科,我在这里住很方便,不用麻烦杨科长了!” 我说。
  “ 小姚,我真有套50平的公寓空着没人住,要不你住算了,空着也空着,离这不远,放心,我不收你钱的,只要你愿意。” 说着,杨科长用手过来摸我的手。
  我知道杨科长的心思,这个丑老色狼,想占我便宜,令我恶心,不过作为同事,我不想大家太难堪,一边推他一边说:“ 谢谢杨科长,我住这里很好,请你自重,我不是乱来的女孩子,管道如果没问题的话请你离开,我要休息了!” 说完我去床边拿包里的手机。
  杨科长看到我将手机拿在手里,知道了我的用意,就说:“ 小姚啊,我知道你住这很不容易,局长是的什么东西我心里很清楚,我是真心想帮你的,我有这条件,只要你和我好,我真不会骗你的,你要相信。” 听到他这话,我心里一动。
  我真的过得很不容易,24岁以来,由于出生贫寒,没体会过多少幸福,只有读书在读书,认真做事,努力赚钱,没什么依靠,每次回家,路费都要精打细算,还要给妈妈一点钱,看到妈妈务农,我只有拼命的帮忙,可农活总也做不完,我也吃不起苦了,想家,也怕回家。如果杨科长说的是真的话,我会生活得轻松许多。可是,我的第一次要献给这样一个糟老头子,这也太恶心了!我说:“ 杨科长,我相信,可是我不需要,请你离开,要不然我报警了!” 杨科长转过身去向屋外走去,我心里有些失落,一动不动,可是我发现杨科长并没有离开,而是将门锁死,我心里一阵大惊,连忙掏出手机拨打110。
  我听见杨科长说:“ 小姬,你打电话的话我们俩都毁了,你如果信我,你的生活会改变,你赌吧!” 我想了想,是这个理。我狠狠心说道:“ 好吧,我让你满意,你可别让我失望!” 杨科长见我这样,就笑眯眯的过来,将我手机拿下看了看说:还真想博110,你放心,我都快能当你爹的岁数了,这点道义是讲的,说完,将手机放到桌上,一把将我搂住,将嘴吻在我的嘴上,用手摸我乳房,我的腿感觉到了他的鸡巴,没硬,一大团的。
  他的嘴真臭,舌伸进我嘴里,我真想用牙咬断,他似乎感觉到了,笑了笑,放肆的亲着我,我的眼泪都快要下来了,可我不想显露出来,我只想快结束,将他引向床边,我睡了下去,闭上了眼。
  “ 把眼睁开,让我好好欣赏你的表情。” 他命令我,我按着他的意思看着他,他不停地轻吻着我,我分不清我嘴里是他的口水还是我的口水,渐渐的我不觉得他的嘴臭了,忍不住将舌伸进他的嘴里,吸食的他的口水,逼里的水一阵阵泛滥。
  他的手摸我的乳房好舒服,我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 啊!啊!啊!” 他说:
  “ 你叫得真好听,你的声音真好听!” 我的声音是很好听,这我知道,学校里男生们很喜欢听我说话,我感受的出来,这也是令我骄傲的资本。我住这里放身大叫也没人听得见,随着他双手搓揉我的乳头,我肆意的发出声来:“ 啊——啊——啊——”
  我长这么大没这样恣意过,我手淫时很少出声的,他用嘴亲我的奶头,用力吸,轻咬,真是舒服,他将头移动到我的屄处,闻了闻说:“ 好香啊!你的屄味真香!” 我听着他讲脏话有些兴奋,听他说我的屄香感到有些骄傲,心里一阵悸动,我忍不住“ 啊!” 了一声,高潮了!他用嘴舔我的屄,舔我的阴唇,我立即又兴奋起来,他慢慢舔到了我的阴蒂上,我忍不住又大声呻吟了起来:“ 啊——好舒服!” 他见我兴奋得不得了,就褪下裤子,将鸡巴凑到我的嘴边,“ 干啥?
  ” 我问。“ 舔我的鸡巴” ,我看见黑不溜秋的鸡巴有些恶心,可是也有些莫名的激动。
  我在一些色文里看到过,也在梦中梦到过,没想到会是这般丑陋邪恶,软不溜秋的,邹巴巴的,包皮包着个小光头,没什么起色,神采,跟色文里雄赳赳气昂昂的红润坚硬硕大的阳具简直是天壤之别,我还是忍住恶心将他的鸡巴含入嘴里轻轻吸允,他仿佛很享受的样子,连连高叫:“ 爽啊,好爽啊!” 我一阵好笑,偷偷笑出声来,他说:“ 小姬,你还是处女吧?没想到你口交技术这么好!
  ” 我看过色文的,心里知道一些,没料到被他看出我还是处女,我说:“ 嗯” 我轻叹了口气。他的鸡巴在我嘴里越来越硬,我屄里充满了被干的渴求,我忍住不说。
  “ 不满意我吧?由不得你的,我要破处了!” 他起身来,我听了立马顺从的张开大腿,等待他长驱直入。
  他没立即插入,而是仔细的看我的屄。然后连连赞叹:“ 好个蝴蝶屄,我今天有福了!” 我听着心里有些黯然,可是我的屄却不争气地流出水来!“ 我要开始肏屄了,小姬,我会珍惜你的!”“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你上来吧!” 我说。我闭上眼满怀期待,想象着白马王子来开始破我的处了。
  “ 睁开眼看着我!” 他又命令道。我只好失望的睁开眼看着衰怂的他,他将身压上我,将鸡巴塞入我的屄缝里。“ 轻点,慢点。” 我小声说。感受着他的塞入,我的屄紧了起来,我想放松,可屄里却放松不了,充实,长着么大,终于踏实了,我心里享受着被奸的快感,他慢慢抽动起来,我的水就像是夏天里涨满的小河水,源源不断、滔滔不绝。日屄真是件很舒服的事情,难怪影视网络里每天不乏奸淫主题,随着他几十下的抽查,我感受到了性交的愉悦,真舒服,真是舒服,不管与谁性交,都会产生快感的,随着每次深入的抽插,我心底的愉悦被激发起来,好像是鸡巴头在轻刮着我屄心里的骚水,龟头轻舔我屄里的嫩肉,我的小脑海被电波一阵阵轻揉,好像是窗外杨柳絮在漫天纷飞,一丝丝白色渐渐飘落在我的身上,时间凝固,只有我的喘息。
  我放肆的大叫着:“ 啊!啊!啊!” 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悠长,一声比一声激荡:“ 啊——啊——啊——” 杨科长在我身上一边努力抽插着一边问我:“ 舒不舒服?” 我喃喃地回达他:“ 好舒服!” 他继续问我:“ 喜不喜欢被我干?” 我说喜欢,他说:“ 想不想我射在你的屄里?” 我说:“ 不想,谢谢你不要!” 他邪恶的笑了笑停止了抽查,我说:“ 继续呀!” 他说:“ 那你求我射进你的屄里!” 我只好说:“ 你射进来吧!
  ” 他说:“ 不行!你说的不够真诚!” 我平生第一次享受到如此愉悦,我受尽生活的艰辛,为什么?只求此刻幸福,其它,管它吧!别管了。
  我憧憬幸福,渴望幸福,我舍不得放弃高潮,此刻,我顾不了别的了,我大声说:“ 求求你杨科长行行好吧,干我吧,继续干我吧!射我!
  射进来吧!全射进来吧!” 杨科长满意了,连连抽查,将手掌包住我的屁股,将一只中指插入我的屁眼里慢慢搅动,我充满轻微麻疼,逼里脑海里全是抽查,在如骑马般的抽插冲刺中,我和他一泄如注,我疯狂的呻吟着,将他紧紧抱住,全身大汗淋淋。
  完事后杨科长赖在我的床上不走,我说:「杨科长你走吧,我要洗洗,整理整理,明天我还要上班的」。杨科长想了想,说:「你收拾准备一下,过了两天搬家。」我没敢抱太大希望,只想赶他走,等他走后,我靠在门上,痛声大哭一场,然后洗洗身子沉沉睡去。
  第2章和好
  过了几天,杨科长真的把钥匙送来了,还有张纸条,写着公寓地址,一并递给姚姬:“ 小姬啊,抽个时间赶紧搬家吧!” 姚姬看了杨科长手里的钥匙一眼问:
  “ 钥匙只有2把?” “ 嘿嘿,我手里还留有一把。” 杨科长说。
  “ 那我不搬了,就住这里。” “ 搬吧搬吧,我是不会私自进你屋的,找你的话我会先打电话。”“再说,万一你把钥匙弄丢了还可以来我这拿。” 杨科说。姚姬心想上次就是这人使计进屋睡了自己,可心里话也没好意思说出来,再想想最终也怕就只有这个结果,两人间再也纠缠不清了,就接过钥匙不再言语。
  下午,姚姬等忙完手里的事,来到局长办公室,敲门。
  “ 请进!” 局长在里面回话。局长姓董,进去后,姚姬把想搬出单位出去住的事告诉了董局。董局一言不发,显现出一番失落的样子。姚姬说完后转身离开,只听见董局在背后说:“ 是杨科长帮你联系的房子吧,你们有什么内幕?” 姚姬停了1秒钟,没回答局长的话接着走,关门时听见局长在屋里忿忿地骂道:“ 那个杂种,老子废了他!”
  周6搬了家,请了两个拉三轮的师傅帮忙,还请了个唯一在这个小县城里的同学周娟来帮忙打扫卫生,周娟家里这很远,不用担心她妨碍什么。房间还真不错,全新的,简装修,1室1厅1卫,还有个阳台,只是新建的楼盘没几个户住,想必买家都是等待升值而买的,路程离单位2公里左右,还有公交车通过,由于没几个人,也不用担心遇上色狼,上下班很方便。她俩去附近一家老麻抄手小吃店里吃了酸辣米粉,周娟问她怎么会得了间房,姚姬回答说是同事大妈租借给她的,周娟没再问。后几天一时无事,只是隔3叉5的杨科总会打电话约吃饭,姚姬全都一口回绝,后被加入黑名单。
  一天午后上班时,杨科趁没人遛入姚姬办公室里,见瑶姬穿了件低领蓝色碎花连衣裙,甚是小清新的模样,便问道:“ 新买了套连衣裙?小姬穿着真好看!
  ” 顺手从她背后顺着脖颈伸入胸衣内迅速偷了把奶子,乳房不大,乳感很好,很弹手,被姚姬用手推开。连衣裙是网购的,瑶姬早在网上就看上了这件衣服,这月有了几百元的闲钱,一发工资就拍下了。
  “ 想没想我?怎么不接我电话?” 杨科眯着眼睛边回味边问。
  “ 明知故问。别来纠缠我,我还要嫁人的。” 姚姬边QQ校友边回答。杨科又说:“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今晚又陪我睡次?” “ 想也别想!” “ 别他妈装逼,又不是没玩过,老子房都让你住了,难道就为了1次?今晚跟我去吃饭,完了去你那!” 杨科显露出峥嵘。
  瑶姬想着自己第一次就那么平淡失去,心里有点淡淡的悲凉,不想再理会这人,不再搭理他。这时,董局进来了。“ 董局下午好!” 杨科巴结地说。 “你先出去,把门带上,我有事跟小姬说。” 董局对杨科说。杨科欠身出了门,董局说:
  “ 市里派来了个女科长督查业务工作,晚上安排了饭局,你是个女的,一起去好照应她些。” 瑶姬只好同意。
  下班后几人来到女科长住的酒店吃晚饭,女科长40几了,很能喝酒,瑶姬坚持没喝酒,饭吃了很久,席间喝了4瓶花雕,瑶姬招呼客人一直陪着,送女科长上酒店房间后天已经黑完了,董局还要去K歌,瑶姬只好陪着,K房里就杨科他们3人,进了K房后3人又喝了些啤酒,可能年轻人都喜欢歌吧,瑶姬唱了一首又一首,渐渐进入了感觉,也慢慢喝了几杯啤酒,后来索性放开了,不再躲闪杨科的动手动脚,董局也加入进来,3人心照不宣,K完歌瑶姬被两人硬拽着去吃烧烤,吃完烧烤后3人送董局回家,董局家不远,走几步路就到了小区门口,董局说:“ 小姬呀,今天我家里就我一人,老婆孩子去市里查看视力去了,你们俩都离这挺远的,干脆上去喝杯茶醒醒酒去,天也快亮了!” 瑶姬还在推说要回家,却被杨科哄着骗着进了电梯。进了董局家里,瑶姬还没看清楚客厅情况,已被杨科吻上,杨科说:“ 小姬呀,我可想你想得好辛苦!” 瑶姬本是熟透了的年纪,又很少经历性事,被人一吻上顿时春心荡漾,全身酥软,可还记得董局在旁边,连忙轻推杨科说:“ 杨科,不要这样,你醉了,先醒醒酒,” 董局一把拉开杨科,将臭哄哄的嘴亲上瑶姬的嘴上。
  “ 董局,别这样!” 瑶姬说,可是在董局热情的嘴唇下瑶姬渐渐失去了发言权,3人相拥来到了卧室里,倒在松软的大床上。
  董局从脖颈吻到耳根,毛绒绒的大手轻轻摸着瑶姬臂膀、后背、小腹,最后停留在了瑶姬左胸上,瑶姬感到后背被杨科用手抚摸着,既害羞,又十分刺激,低声呻吟了出来。
  啊——短促的一声从瑶姬喉头发出的声音,像是给董局和杨科发出了信号,杨科从背后拉开瑶姬连衣裙拉链,董局的手已顺着胸罩进入乳房上,先摸着瑶姬的左乳,又来到右乳上摩挲着乳球,拨弄着右乳头,两只乳头迅速的充血涨起,从深凹状迅速成长成鼓兀状。
  瑶姬忍不住又发出了呻吟声,不再矜持,用手抚弄着董局的后脑勺短头发,董局解开胸衣,嘴吻上了瑶姬的乳沟,杨科已经吻上了瑶姬的大腿外侧,又顺着大腿外侧湿漉漉的热热地吻向瑶姬的大腿内侧,瑶姬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双腿。
  董局的嘴从瑶姬的腹部吻到了阴部,董局推开杨科,杨科只好转吻瑶姬的乳房,瑶姬被两人轮番热吻着,渐渐受不了,发出了畅快的呻吟声。
  “ 啊——!啊——!啊——!” 瑶姬大口大口的呻吟着,仿佛接不上气来,阴道里的水往外肆意地流着,董局在身下像小狗一样伸出长长的舌头吧嗒吧嗒地舔着瑶姬两片粉嫩的大阴唇。
  3人容光焕发,全无睡意,认真地战斗着,“ 啊——!啊——!啊——!”
  瑶姬很快就受不了了,瑶姬的的肢体有了些动作,或是迎合,或是颤抖,或是不安地移动,仿佛想找个舒适的姿势,两只大腿放肆的打开,屁股不停地上下颠簸,好像是在渴求入侵,董局看到这不再犹豫,果断地褪去裤头,掏出早已愤怒的小鸟,慢慢塞进瑶姬的阴道洞口内。
  “ 啊——!” 瑶姬欢畅的喘了口气,“ 怎么样,比杨科的粗吧?” 董局说。
  “ 董局的好大,好舒服!” 瑶姬说。她看到杨科的大鸡巴送到自己的眼前,不用说,这是要自己舔的,瑶姬用手结果大肉棒,含起大鸡巴吸允着,用舌仔细地舔着。感到下身一阵阵的紧,感到自己要来高潮了,嘴里被塞着发不出声来,只好呜呜地呜鸣着。
  “ 呜——呜——呜——!” 瑶姬吐掉大鸡巴,忙放出声音来:“ 啊——!啊——!啊——!” 小逼一阵阵紧缩,高潮了,夹得董局一阵阵非常受用,董局头顶一阵发麻,狂叫一声:“ 啊!痛快!,老子干死你!” 一阵狂插,射精了!杨科看到这一切,也忍不住用手狂撸,将精子打在瑶姬的乳房上。
  3人盖上被睡了。凌晨5点,瑶姬醒来,没敢去洗洗,悄悄穿上衣服,出了门,在小区门外等了好一会儿,总算等到辆的士,招呼后让司机开向自己住处,一路上灰蒙蒙的稀疏的路灯,懒懒的照着灰蒙蒙的破旧不平的水泥路面,四周暗处是一排排漆黑的冰冷的卷帘门,司机一脚刹车避让了一下,原来不远处有个醉鬼倒着,“ 找死!” 司机骂道。
  他怕是捱不到天亮就会死去,这么冷的天!瑶姬心想。路上没有人会帮他。
  想到这,瑶姬让司机开回去。
  来到醉鬼身边,瑶姬说:“ 师傅,我们送他上医院。” “ 我可不想揽事。小姐,你就在这里下吧!要送他,你打120”。瑶姬只好结了的士钱下车,想用这醉鬼的手机打120,可是好像手机钱包之类的都没有。“ 怕是被人洗劫了吧?
  ” 瑶姬想。没办法,只好用自己的手机打了个120 .120急救车一直没来,20几分钟好像很漫长,瑶姬忍者浑浊的酒味摸了摸他的手,青黑的手臂冰凉刺骨,30多岁的人,脸像死人般苍白。急救车来了,医生说很严重,护士执意要她一同上了车,来到医院急诊重症监护室,瑶姬用信用卡透支出最大可透支现金,交了押金,办了住院手术,天大亮了,瑶姬偷偷溜出医院,回到住处,请了个假,冲了个澡,吹干头发睡去。
  过几天上班,单位传出消息,董局被公安局抓了,可能要判刑。瑶姬听到后心想,这样的人早该抓了,连杨科也抓了该多好啊!可是没让她想到的是,杨科升局长了。
  字节数:14167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