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乱欲  »  【情愈狂欲】【共八章】【完】
【情愈狂欲】【共八章】【完】
 

  情愈狂欲 第一章
  夕阳无限好,在黄昏的海边游人依然不息地徘徊在这迷人的沙滩上戏耍,晚风袭来令人消暑。
  这是一处着名的游览休闲胜地,每逢星期假日,来此休闲的游人便像海浪般地汹涌而至。
  精典也在这次赶上这股消暑的热潮,带着彩绮来此共游。俩人利用精典连续三天的假期相约来此。
  精典是个年轻、英俊的美男子,不过生性风流,乃好色之徒。虽然他好色爱女,但风流惆傥生性风趣又有高大俊俏的外在条件,正是时下年轻女孩的最爱。
  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声,一个萝卜一个坑,天下有这样的男人自然也有相附和的女人,否则即使这个男人是潘安在世,也没什么搞头。
  彩绮是一朵美丽的小花。但她不是精典的老婆,也不是他的女朋友。
  彩绮只不过是精典爱情过程中一朵小浪花,随时会随波逐流而消逝。因为,精典真正爱的人是芷娟小姐。
  精典与芷娟两人已经订了婚,而且近期准备要结婚了。最近芷娟跟随旅行团出国,精典因为公事在身无法陪准夫人随行。芷娟在出国前夕对精典说,等她回来后就要开始着手俩人结婚的事宜。精典能得芷娟此佳人为妻,高兴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等芷娟出国这段空档,因为他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彩绮。彩绮对他颇为心仪,两人在长聊后对彼此都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次日晚上,两人再次相约,彩绮也大方的以身相许。
  精典虽然风流,但他并没有刻意隐瞒彩绮关于他与芷娟俩人已经订婚的事。
  彩绮虽然颇感失望,好在她最后坦然接受这种无可奈何的事实。
  彩绮个性活泼开朗自信满满,当她知道精典已为别的女人订走之后,反而对精典说:“典哥,既然你已使君有妇,算我们今生无缘,不如趁嫂夫人不在,让我们好好快乐一下?”精典当然知道彩绮言下之意,看她青春美丽主动投怀送抱,焉有不愿意的道理。于是精典对彩绮说:“小美人,我们要怎么快乐?”“在你末婚妻回来之前,我是你的人,你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我已给过你啦!”彩绮娇红着脸,替自己如此大方无束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
  “一言为定,嘻……”精典得意极了。
  “一言为定。”彩绮也亳不做作,干脆地说。
  原来彩绮见自己喜欢的人无法长久在一起,所以希望能在自己年轻的岁月里留下一些美丽的记忆。
  精典以为,不久即将娶芷娟为妻,以为恐怕不能随意拈花惹草了。
  他见彩绮年经貌美,又如此主动大方,逐认为机不可失,当然愿意舍命陪美人啦!
  芷娟出国期间,巧逢精典连着有三天的假期。于是精典带着彩绮来到这处迷人的海边渡假胜地。
  当晚俩人投宿在离此处不远的一家高级观光旅馆,白天俩人结伴出游,晚上则回到投宿的旅馆内于效双飞,共渡良宵美景。
  入夜后,精典和彩绮用过餐后双双回到旅馆内休息。
  “典哥,今天玩得真快乐。”彩绮心情极佳地躺在床上。
  “等一下会让你更快乐!”“唉呀!真是不正经!讨厌死了。”望着彩绮起伏不定的胸脯,精典内心充满狂野。精典靠过去,真想一把将她捉住,好好地吻她。不过彩绮拒绝,她说:“咱们先来个戏水鸳鸯如何?”彩绮向精典媚着双眼。
  “这是个好主意!”说着两人起身步入浴室内。
  彩绮先把浴缸的水龙头打开,然后自行宽衣解带。
  “咦!你怎么不脱?”“我要欣赏你脱衣的样子,嘿!”“唉呀!好讨厌,有什么好看的?”彩绮边说边脱,不久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下来了。
  她的皮肤皙白,浑身上下非常有肉感,两个奶子饱满尖挺,看得精典心痒痒的。
  彩绮或蹲或仰做了几个诱人的姿态,然后浸到水缸里面泡水。
  精典把水龙头关紧后,也将自己的衣服脱掉。他也光溜溜地泡在缸内,浴室内热气腾腾。
  俩人相互戏耍,彼此帮对方擦洗接着俩人又用冷水冲洗一遍身体。然后精典和彩绮拥抱在一起,两个人热烈的吻着。
  精典的阳具立刻有了反应,它顶到了她的肚皮上。
  “唔……唔……嗯……”彩绮不经意的呻吟着。
  不久,精典站起来,彩绮则跪在浴缸内。
  “啧!啧!好大的宝贝。”彩绮用玉手抓着阳具赞叹着。
  “喜欢吗?唔……你的手妤巧……”精典的阳具被她握在手里套弄,全身的血液奔腾,他倒吸了一口气。
  “你的玩意好大!嗯……我喜欢……”彩绮把脸靠过去,张开小巧的口,伸出丁香儿迳往阳具的龟头舔舐。精典感到那阳具麻麻的,有说不出的爽快。
  正当精典被彩绮的香舌舔得浑身刺激不已的时候,突然彩绮将阳具吞到了嘴内,并且一吸一吐的玩弄着阳具,她的手握着阳具,配合着嘴巴的吐纳而上下套弄着。
  “唔……好大……好硬的……大玩意……嗯……”彩绮将阳具放出来后,仍不停的用手去把玩他的睾丸。
  “啊……真要命,唔……”此时她用玉指去搔他的鸟蛋,而且玩搔他的胯下,令精典奇痒无比。他用手按住她的头,示意还要她的吹嘘。彩绮再一次将阳具送到自己的嘴里吞吐。她娇红着脸,微侧着头,轻启双眼,淫媚的吸食着阳具。
  阳具被她不停的吹嘘,变得又粗又大。
  “唔……唔……嗯……嗯……嗯……”“喜欢它吗?”“唔……嗯……”彩绮娇喘连连。
  彩绮又吹套了百来下,说:“典哥!我……我要它……唔……”说着,彩绮把在嘴内的阳具吐出来,她的肉穴里已经流了许多淫水,早就想挨刮。
  等两人都把身离擦干后,彩绮已迫不及待的跑出浴室。她躺在床上,等待着精典来满足她。精典随她而后,她躺在床上,头朝内,双脚朝床外。精典则站在地板上,两人面对着面。
  他将她的双脚分开,精典立刻很清楚地看到她那淫水淋淋的小浪穴。他先在她的双峰上尽情的抚摸一番。彩绮被他一摸,全身上下立刻奇痒起来。
  “嗯……嗯……呀……哼……啊……”精典可坏透啦!
  他一边玩弄彩绮的豪乳,一边欣赏着她的阴户。她的阴丘是饱满的,温泉沟更是细皮嫩肉,沾了一些淫水,稀疏的阴毛长长的。
  “来吧!典哥……快给我……唔……人家那里……好痒……好想……让……你……干……”彩绮闭着媚眼,淫浪的叫起来。
  精典摸玩双乳后,摸着她的粉腿。
  “啊……啊……啊……美……来……”彩绮见他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急着去拉精典的手。
  “唔!美人儿,别急嘛!”精典知道她已经浪淫起来,正所谓欲火焚身,反而故意逗她。
  没办法,彩绮只好继续央求他。
  精典又整了她五分钟,才将她的身体翻过来。彩绮跪在床沿边,双腿微张,露出那迷人的屁股沟,肥臀也翘得高高的。
  “唔……嗯……好丈夫,快给我……”她双手扑在床上,侧着头,双乳垂吊着。
  精典终于采取攻击行动。他一只手握着阳具,一只手放在她的美臀上。阳具对着穴口,他的脚尖略为提高,挺着腰,用力一顶。
  “啊……啊……”阳具全部塞进彩绮的嫩穴内。
  “卜滋!卜滋!”精典亳不留余地的抽插。
  “嗯……嗯……啊……好美……用力……用力……干……我……”九浅一深,左插右抽,精典像一头猛狮,他一边干插,一边咆哮。
  彩绮的浪臀经他撞顶,掀起美丽的浪花。
  “嗯……哼……嗯……哼……啊……雪……”她面红耳赤,香汗淋漓,浪叫不己。
  “啊……快……妹妹……要……出来……了……唔……求你用力……干……快……用力一点……耶……”“卜磁!卜滋!”彩绮的淫水大作。
  精典见她不停的叫床,心下喜欢,又猛力的动作,比原先来的猛而快。
  她哀哀悲呜,双眉紧锁,狂浪至极。
  “啊……啊……”娇喘如呢的彩绮,终于在他的一轮猛攻之下又出水了。
  此时,精典正是来劲的时候,沾满淫水的阳具正干得舒服。精典把阳具抽出来。
  “喔……嗯……”彩绮嫩穴一时空旷,嗯哼的娇嗔着。
  他把彩绮翻过来,让她躺着。彩绮被他插得不知所云,也没理会,仍不停地嗯哼呻吟。
  精典将她的两只脚一抓,然后跨在自己的双肩,身体往下压。于是彩绮的浪臀便成悬空,他则环抱着她的美臀。
  “哦……典哥……我受不了……啦……”精典淫性正发,也不管她。他的阳具硬如铁棒,立刻又插进来。
  阴唇夹着阳具,“卜滋!卜滋!”经他的压插,淫水又流了许多。
  “喔……嗯……哦……喔……”精典只觉得她的小淫穴紧紧地咬着自己的阳具,每抽插一下,他的龟头便热麻不已。
  “哎哟……哎哟……雪……啊……对……对……用力……啊……浪穴……好舒服……唔……再来……对……插……吧……我爱……你……嗯……嗯……”彩绮狂浪的吟叫,朱唇不传地颤动,精典更是神气十足,如入无人之境地猛干。
  “卜滋!卜滋!”又插了八十来下,阳具沾满淫水。
  精典汗流浃背,全身舒畅,终于再也忍不住嫩穴的夹功。突然,他紧抱着她的肥臀。
  “啊……我……来了……啊……”“卜!卜!卜!……”他的阳精终于射了出来,流了她满身。
  “唔……嗯……”彩绮更是浪浪地呻吟着迎接它的来临。
  以后接连几天的假期,精典和彩绮这一男一女更是在这家旅馆制造了许多风流韵事。
  三天的假期很快的结来了。曲终人散,人生哪有不散的筵席。精典的末婚妻芷娟也要回来了。
  彩绮带着依依不舍的恋情,终于和精典分手各奔前程而去。但对两人而言,这将是他们生命中精彩的片段。尤其对彩绮来说,更是令她回味无穷。
  几天后,芷娟终于回来了。当然,她不知道精典风流过。
 情愈狂欲 第二章

  芷娟回来的第一天,因为两情相悦,也好久没见面了,所以特别甜蜜。当晚两人看了一场电影,便出双入对的投宿旅馆。不久,精典和芷娟已双双一丝不挂的交叠在床上。
  男的贪婪如狼,享受着芷娟如天赐般的美食。女的娇嗔如呢,享受着末婚夫温柔的爱抚。
  他们尽情地作爱,精典猛力抽送,而芷娟则淫水乱流如注,一直到双双精疲力竭。
  不久之后,精典和芷娟就完成终生大事,俩人的感情更是够胶似漆,一样你爱我,我爱你的。
  这是一个午后的时候。
  芷娟和丈夫精典在客听中,共同看着一张报纸。
  精典虽然眼睛在看报纸,可是手却也没闲着。只见他的一只手伸入了她的裙子里面,摸着她的阴户,百般的拨弄着。他弄得她禁不住春心发作,那阴户口流出了骚水,精典趁此机会抱着她求欢。芷娟假意了一番,也就顺从了。
  精典忙起身关好门窗,将她抱到了卧室。然后他便替她宽衣解带了起来。
  芷娟对他说道:“你要玩,拉下裤子随便干干就是,何必把衣服全脱了呢?对不对?”精典道:“白天行欢,为的就是赏玩你那全身白肉,必要脱得一丝不挂才玩得畅意。”芷娟听他如此说,也说不再作任何表示。
  精典帮她脱下了外衣,里面还有一件奶罩。他又把她的内衣脱去了,才露出一对突出两峰嫩乳。他顺手摸了一把。接着他又将那仅有的遮身物内裤脱掉,至此芷娟已成了一个赤裸裸的美人儿了。
  他细细的从头到脚欣赏了一番。然后他也将自己脱得赤条条的。
  只见他将芷娟按倒,将她的双腿分开,举起阳具便向她的阴户冲进去。
  精典现在插穴的兴致很高,所以阳具也比往时更大。而芷娟的阴户小不易顶入,所以阳具只在阴穴口磨擦着,没有一下子便插进去。
  “嗯……快插入呀……痒死了……嗯……”精典知道她的欲火大动,淫水也流了出来。他便挺腰,然后屁股向下一沉,“卜滋!”那一根大阳具便尽根而入了。
  芷娟的阴穴正在急急盼望着,这一下得此阳具的插入,立刻把痒止住,畅快异常,只见她两手紧紧环抱着精典的双股。
  “嗯……好舒服……嗯……快……快动呀……哼……”精典见她如此兴奋,也使出了他的本事,真是根根到底,下下着肉。芷娟的屁股也不住地往上迎合。
  “噗吃!噗吃!……”那淫水更是愈流愈多了。
  她又哼道:“精……精典……快!你更用……用力些……哼……好舒服……嗯……”看她娇骚无力,腿儿软软的摆着屁股,眉儿颤颤,星眼半启,颊泛红晕的紧抱着精典。
  只见他们前前后后的迎送着。精典使出了所有的力气,大抽大送着。这一来直把芷娟弄得欲仙欲死,整个人飘飘然的。
  “哎唷……嗯……哼……”淫水受到阳具的刺激,更是不断地流出来,而且阳具在抽插时还不时带出阴肉,翻来覆去的。
  “芷娟……好……快活吗……哼……”精典喘着气说道。
  “嗯……我真……真快活……啊……死了……死了……哼……”芷娟在说话之际,由于太过于快活,那阴精也不觉丢了出来。
  这一阵阴精热浪袭来,使得精典觉得十分舒畅,于是他更加卖力抽插起来。
  他们的欲火已经无法抑止,而是在奔放了。
  “啊……太……太美了……嗯……我要……要升天……了……哼……快……插……快插死我吧……嗯……哼……”芷娟此时已被插穴弄得舒服极了。
  精典望了芷娟那种娇弱欲醉,尤其是那浪声浪语,使他的血液有一股无比的冲动。
  “哼……哼……”他喘着气,猛抽猛插着,有如一只猛虎般。
  “哎唷……又……”原来快活的芷娟忍不住再度的丢了阴精,她舒服得咬着精典的颈子。
  这是一场肉与肉之间的磨擦大战。
  “滋……滋……”插穴声是愈来愈响亮了,那当然是芷娟流出过多淫水的像征。
  “啊……我……我会……完了……”精典的阳具在阴穴中不断地旋转着,有时再出其不意的猛顶花心一下。
  “哎唷……酸痒极了……哼……哼……好难过……不要……不要再旋……旋转……哎唷……怎么……哼……那么重……嗯……你这人……真坏……哼……撞到人……人家的花……花心上了……嗯……啊啊……又旋……旋转了……嗯……哼……旋转了……”她的花心具有一股吸引力,使得阳具非常舒适,于是更加壮大,激得他精神兴奋,愈插愈起劲了。
  他开始加速的挺动,猛力的抽插着。
  这时她简直是虚脱了。那阴精不知丢了几回,而且淫水也流了很多,现在只有娇喘浪嘘的力气了。
  “啊……嗯……哼……”这时精典鼓足了力量,狠狠的抽了几十下。
  “啊……嗯……”他的阳具就像雨点似的冲刺着,同时人也打了个寒颤,一股热热的阳精就此丢了出来。
  从此以后,这对新婚燕尔的新人便时常干这种事儿。
  精典在公司算是重量级的干部,最近公司打算拓展第二事业。
  经过董事会的决议,决定将公司在台北成立,并派任王精典为筹划小组的负责人。时间为期半年,精典立刻走马上任。
  临行前,精典向爱妻说:“此去经半年,娘子可要保重。”“会的!你也要保重自己,不过我会常思念你。”芷娟说着,眼泪也跟着滑落。
  精典把她抱在怀里,轻吻着芷娟,向她安慰着:“半年很快就过去啦!”“可……可是人家会寂寞……”“寂寞时常想我……来……”精典吻着她的粉颊,一只手抓着芷娟的酥胸。
  “嗯……啊……”精典知道爱妻为他即将北上而难过,只好不断的轻抚她,表示极为亲热。芷娟经他一阵爱抚,立刻轻哼娇嗔起来,仿佛离别并不那么感伤。
  “那你……今晚……要好好服侍我……”芷娟知道丈夫北上在所难免,还好才半年,否则她往后的日子可要独守空闺而难过。
  “嗯!我会好好服侍你的,不然明天就要去台北了。”精典说着,已将她的两只脚抓住。
  然后放在自己的双肩,把芷娟那肥大的白屁股翘起来。精典扬起那玩意儿,准备要插入。
  “唔……嗯……快给我……不过……有空要常回来……哩……”“一定……”精典说完,已将阳具插入芷娟的淫穴。
  “啊……嗯……呀……”阳具进入浪穴后,芷娟按捺不住的浪叫起来。
  “卜滋!卜滋!”淫水不断流浪出来,发出悦耳的声音。
  精典抱住她的浪臀,毫不留情。
  芷娟启着朱唇,那香舌露吐,一伸一纳,沾着丝丝的口水,煞是性感。
  “嗯……嗯……嗯……我的穴……好胀……好饱……哼……雪……雪……”“用力……用力……干……啊……好爽……再……来……快……”听到太太舒服的浪叫,精典像头牛,他高高的举起阳具,起起落落。
  “呼……呼……噢……”精典自己也忍不住的狂呼起来。
  “好美……的浪穴……”他的速度放快。
  已香汗淋漓的芷娟,经他一阵狂插,已娇嗔连连,似乎丧失意识。她紧紧的用手抱住自己的双乳。
  “卜滋……卜滋……”淫水仍不停地流浪。
  “美吗……小浪穴……”“浪穴……爽……唔……大阳具……干得妹妹……死去……活……来的……啊……”精典见她被搞得死去活来,淫浪百态。为了逗趣她,让她讨饶,精典故意将抽插的动作放慢。
  “啊……不要……停……哦……快……用力……干我……快……快……”“呜……呜……求求……你……大阳具……来吧……我爱你……嗯……”精典听她讨插,那种性饥渴的情绪令他感到无比的兴奋。他有种征服感。于是他再一次的加快速度,并且用力推送。
  “啊……哦……我……来……啦……”芷娟经他一番压送,身体哆嗦起来,再一次的达到高潮。她娇嗔连连,全身无力的浪叫着。
  精典仍继续抽插,阴唇紧咬着阳具。
  两分钟后,原来像死去般的芷娟又再一次的清醒,并且娇哼起来。原来她又春潮来临,千娇百媚。
  精典也感到全身热呼呼,血液沸腾不已。
  精典改变作战方式,他让曲芷娟侧躺着,精典侧躺在她身后。他抱着她的一只大腿,让芷娟的阴户洞开,然后他的阳具从后面捣入。
  “嗯……啊……”阳具插入后,精典开始插送,芷娟轻哼的呻吟着。
  阳具一进一出,次次入底,顶着花心。精典感到全身舒服透顶,随时有射精的可能。
  再插了十来下,又听到芷娟浪淫起来。经验告诉精典,她又要高潮了。于是他又猛力顶了十来下,两人终于异身却同时的达到性爱的高潮。
  “啊……啊……噢……噢……”精典的另一只手绕过她的身体,紧紧将她抱住,身体颤抖不停。而芷娟几乎魂破九霄,浪声浪叫。
  “哦……哦……哦……哦……啊……”她的娇躯蠕动着,香汗从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冒出。
  不久,两人竟然沉沉入睡……
  次日,精典匆匆忙忙离别娇妻走马上任北去,留下孤单的芷娟。
  情愈狂欲 第三章
  公司帮精典在工作地方的附近租下了一间套房,做为他休息的地方。
  这一带都是套房式的组合建筑,精典住的这一户由三间套房组成。三间套房门对着门,精典住的这一间后面有一间小厨房,不过并没有人使用。
  精典住了半个月,并没有看到有其他的人住在这儿,他觉得奇怪,分明听房东说这里住着另外两个女孩子,于是好奇的跑去问房东,房东才告诉他。原来两个女孩子比他早两个月搬来住,她们白天睡觉,晚上出去表演脱衣秀谋生。
  精典每天一大早出去工作,两个女孩予可能都还没回来,即使回来也都关在房里。所以精典一直都还没有见过她们。
  一直到第二十四天,精典才分别见过这两个神秘的女郎。两个女孩子,一个叫美云,另一个叫雅姿。美云和雅姿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孩,而且身材惹火,难怪她们有本钱去脱衣。
  精典看她们气质高雅,颇令他意外。慢慢的,因为住久的关系,大家碰面的机会也就相对的增多了。
  美云与雅姿当然也不可能天天有秀要表演,只是刚好精典搬来时,她们的秀约较多。现在,总算较有碰面的机会。
  偶尔,精典会碰到有男人来找她们。他也没有感到很骛讶。因为以她们的职业,以她们的条件又是单身,也许很容易让人家联想起某些事而已。
  不过,当夜深人静,精典确实也会想到一男一女关在房间内的事。那时,精典会感到很寂寞。然后,他会想起远方的芷娟。
  虽然,精典也常打电话回家,不过为了更上层褛,他连假日的时间都到公司报到。所以他并没有打算利用假日返家,而芷娟也因旅途遥远,又会晕车,所以并不积极到台北探视丈夫。
  虽然大家在同一个门户进出着,彼此也都知道对方,只是精典并无意和她们打交道。
  因为精典生就一表人材,个子高大,身材非常修长,有股男人潇潇的劲儿。
  所以她们一遇见精典,都热烈的和他打招呼。
  在一天的夜里,精典在半夜醒了过来,就起床出去小解。
  等他走过隔壁,那一位叫雅姿的女郎的房间传出了声音。发出来的声音,使得他不得不驻足听个究竟。
  “嗯……哼……轻点嘛……这么急……”原来传出来的餐音,是雅姿的浪声浪语。
  正巧的是,雅姿的房间门没有刚好,留了一丝门缝。只见床上两个赤裸人儿在那儿纠缠着。雅姿的两只腿抬得高高的,那个男人背向门这边,只见他的屁股一上一下着。
  精典听见雅姿不住地浪哼着:“嗯……快……快……哼……再深……点……嗯……对……对……用力顶……顶住……啊啊……乐死了……哼……好快活……嗯……真舒服……哼……”那男子非常卖力的抽插着。
  抽插了几十下之后,那男于突然跪着起来,然后双手将雅姿的两条腿握住高举了起来。这下子,雅姿简直是门户大开了。
  “死人……你要……干什么……哼……”雅姿在底下问道。
  那男子答道:“我……我要插死你……”说罢,一根大阳具又大力地挺了进去。
  “哎唷……”雅姿叫了出来。
  “哎……唷……你不会……轻一点啊……好大力……快把我的……小穴给插穿了……”雅姿娇声的说道。
  那男子十分得意的样子,不由分说就大起大落,根根尽底,直顶着穴心子。
  “嗯……真舒服……哼……啊……插的我……舒服极了……嗯……好美……嗯……”那男子抽插得更加有力了。
  “滋……”随着欲火高涨而流出的淫水,更是有声有响了,使人听来十分的刺激。
  这时在门外偷窥春色的精典,看了这一幕精彩的春光外泄,一股欲火油然自心中升起。
  最明显的迹像是,底下那一根阳具也不觉抬起了头,开始坚硬了。
  他愈看愈难以忍受,真恨不得此刻能替代那男子,换自己上场去抽插一番。
  他忍不住用手去握住自己的阳具,上下揉摸着,暂时解决难耐的滋味。
  “嗯……哼……”里面还是不住地传出雅姿的快活声。
  这时候,那男子突然停止了抽插动作。
  “嗯……怎么不……不动了……”雅姿正在快活欲仙欲死之际,他一不动,立即感到一种空虚感。
  精典也觉得奇怪,还以为这男子不济事,已经早早丢了阳精,是位银样蜡枪头的呢!
  不过,在这时候,那男子开了口道:“雅姿,我们换个姿势吧!”其实,他是有点累了,所以也就顺便换个姿势,可以尝尝另种滋味,是一举两得的方法。
  雅姿娇声道:“什么姿势?”那男子说道:“由你来采取主动好了。”雅姿说道:“由我主动?”“嗯,就是改变我们的位置。”“你的意思……”那男子接道:“我的意思是你在上面,我在下面躺着,这样的姿势可以更为深入,而且你也可以探取主动,你高兴如何动就如何动,怎么样?”雅姿娇声道:“哼!你的花招真多!”说罢,两人即对调了位置。
  只见那男子一根阳具直挺挺的朝上着。而雅姿此时起身来。
  这时候门外的精典终于有机会一睹她那美妙的身材,他真是大开眼界。因为他见到曲线玲珑,双乳丰满以及那神秘的三角丛林地带。
  这一来,更使得他心跳加速,血脉贲张了起来,尤其是那根东西更是恶形恶状了。他差点就按捺不住了,只得卖力的用手套着阳具,阳具使劲抽着,聊以自慰,这情景实在是颇为滑稽的。
  而这时候,雅姿的双腿跨在那男子的屁股两侧,那阴户也就朝下对着阳具,然后,那男子两双手按她住她的屁股,向他自己的阳具压下。
  “啊……”雅姿“啊!”了一声,再也没出声了。
  原来她本身用力过度,那根阳具一下子就完全尽入阴穴里面,而且狠狠向花心顶了一下。
  何况这种姿势,本来就是一种很深入的插穴法,可以说是非常直接的。
  “动呀……动呀……”那男子在下面催促着。
  雅姿也就开始动了起来。
  “嗯……哼……”雅姿十分快活的浪哼声。
  “好……好深啊……嗯……顶……顶到我……心上去……去了……哼……嗯啊……乐……乐死……我了……”雅姿乐得浪声浪语。
  “滋……滋……”那阳具和阴穴的磨擦声,更是愈来愈紧凑,而且非常的有节奏感。
  她的屁股动得十分利害,好像要将那根阳具给含了进去,完完全全地吃进里面。
  “哼……”如此套弄着,那男子也十分快活,也发出了舒畅快活的声调。
  雅姿的浪劲奇高,淫水更是直流出来,流在那男子的睾丸上,湿了一大片。
  “啊……不……不行了……哼……”雅姿连续动了五分钟之后,即叫着不行了,那动作也缓了下来,不像初开始那么快速。
  原来这种姿势,女子也容易达到高潮,而丢了阴精。
  雅姿在喊不行时,已不知丢了几回阴精,所以她现在整个人娇喘嘘嘘,似乎提不起精力来。
  “嗯……我……我……没……没力气了……我再也动……动不了……”“嗯……嗯……”说罢,人就要往前倒。
  那男人赶紧双手支住她的身体,他选的地点正好是那柔嫩的双乳,于是他又趁机揉摸了那可爱的乳头。
  “嗯……”他一摸她的敏感部位,她马上有了反应。
  精典在外面是愈看那欲火愈高涨,使得他真不知如何是好。他看着那鼓起的阳具,想着不知该如何解决平息它的怒涨,给它安抚。
  就在这时,一只女人的手伸来……
  “啊!”精典差点喊出了声音来,他用一只手捂着口。
  却在这时,那只女人的手却毫不客气的往他那鼓起的地方摸去。
  他转过头来一看,内心依然吓了一跳,原来此人正是另一位女郎——美云。
  只见美云含着媚眼对他微笑着。
  这时候美云也是半夜醒来起床到厕所去,没想到一走出房门,即见到这副景像。她看到精典偷窥春光,而一只手也不住的搓揉着自己的阳具。她一时兴起,就蹑手蹑脚走了过来,给他来一个出奇不意的行动。
  精典这时真不知如何是好?他一脸的羞相,措手不及的样子。
  美云看他这副模样,心里直想发笑,于是,她用力的搓了一下阳具。
  “你……”精典真不知如何启口,这种场面他可是从未遇见过,此时他真是进退两难了。
  这时候美袭轻声的说道:“来,到我房间去。”说罢,也不等他有所表示,便拉着他走,精典只好由着她了。
  一进房门,美雪马上热情的抱住他,还对着他的嘴便吻了起来。精典当然不会拒绝,何况刚才他看得欲火难消,如今有人投怀送抱,岂肯任其溜走。于是,他也反手抱着她,两人这一吻非常地热烈……精典觉得她的皮肤非常细嫩,可能是她穿了一件纱质的睡衣。而在他胸前的感觉,却是接触到一对柔软的肉球,使他觉得软绵绵的,十分舒服,一股欲火更加旺盛了,而且是熊熊的燃烧着。
  原来,她并没有穿内衣,所以他接触的只是一件薄纱,而这层薄纱也等于是没穿,发生不了多大作用。
  于是,他的手在她的背部抚摸着,他可是亳不客气了,何况说是她主动带他来房间的。
  “嗯……”美云被他抚摸得舒服极了,渐渐的,她的欲火也高涨起来。
  许久……这一吻才告一个段落。
  美云娇声说道:“我们到床上去。”说着,她的人就平躺在床上,眯着眼。
  那一副姿态,可真是惹火的,那起伏着的双乳,在向他诱惑着。尤其是隔着一层纱,增加了无限的神秘感,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那两粒乳头点在高峰上。
  精典就迫不及待的扑上她,又是一阵狂烈的热吻……他的手直接伸入了那一件薄纱内,去接触她那真实的肉感,摸着她那软绵绵的肉球。
  这时,精典就暂时起身,然后将她的薄纱衣服给除了下来,使她的肉体展现在他的眼前。
  他的手在她的身体各部位抚摸着,在摸着乳房的时候,更用手指头轻捏着乳头,使得她十分快感舒适,欲火更是节节高涨。再往下移,来到了小腹上,她的阴毛并不多,稀稀疏疏的。所以他的手继续再往下移,精典摸到了那已湿润的阴户。那两片肥厚的阴唇也早已湿了,他试着用一根指头探入内……“嗯……好痒……不……不要探了……会……会难受……快……快将你……你的阳具……插……插进去……嗯……来……来解……解痒……嗯……快……快快……我……我好痒……”精典的那根阳具也早已硬得难受了,所以一听她的浪声浪语,也就开始行动起来了。
  首先,他将自己的衣物脱掉,立刻将阳具解放出来,展现他的雄姿。
  “啊……你的……好……好大啊……”精典听她如此说道得意非凡。
  他今天准备大展身手,将她弄得死去活来才罢休,有了这个主意,他的精神更为振奋起来了。
  他握着跃跃欲试的阳具,然后将她的两腿拨得开开的,以便阳具的插入。于是他提枪上阵,将龟头对准了阴穴口,然后亳不留情的猛力一挺,“滋!”的一声,便尽根而入了。
  而美云在他阳具插入的同时,也叫了出来:“啊……好大力喔……”这时,精典更是如鱼得水,快活得抽插起来,她也是和他有着同样的感受,刚才阴穴的空虚感,已经由于阳具的插入,一扫而空了,现在替代的是舒服与美妙。
  这种插穴的乐趣,非亲身体验,否则是难以形容那魂飘飘,欲仙欲死的快活情趣。
  “嗯……好舒服……这样大……的阳具……插……起来真……妙……嗯……多……多快活呀……哼……快……用力……再深一点……”美云快活的浪声着。
  她的淫水湿润了阴穴,也湿润了阳具。
  精典大抽大插着,美云的浪声愈哼愈响了。
  “啊……插死我……插死我……好……好痛快……嗯……”精典的龟头不继的擦碰她的肉穴里的痒处,使得她也屁股也不断地扭摆着。
  “你……你插得好……好舒服……嗯……好……乐……呀……尽力插……尽力插吧……哼……哼……”她的浪声浪语,更增加了精典插穴的情趣。
  “哼……哼……”精典也大呼大喘着。
  他今天可说是久旱逢甘霖,抽插得很起劲,有如吃了什么助力丹药似的,非常有劲。
  而美云更是对精典的阳具着了迷,她从未像今天如此快活过,从未觉得插穴是非常美妙舒服的事,所以,她忘情的浪哼浪叫着,那快乐的泉水也不断地流出来。
  “嗯……真好……真妙……嗯……实在……太美好了……哼……我要你……啊……我……我需要你……呼……快……快……插死我……也……也不要紧……哼……”她实在已到达那忘我的境界了。
  但是这种轻抽浅插的方式,却也是一种调济的方法,可以更深切体会到插穴的美感。尤其是阳具和阴壁磨擦所产生的感觉,那滋味真是不可形容的。
  “啊……嗯……”美雪自己还是不住地扭动着屁股,以增加阳具和阴穴的磨擦力。
  精典的阳具觉得非常快感,不知不觉抽插的速度加快了起来。
  “嗯……用力……插吧!插到花心去吧……哼……我……我今天……快……活……死了……哼……用力吧……用力……”美云的腿也抬高了许多,让阳具能更深入的插顶到花心深处,如此,她更能获得快感。
  “唷……嗯……”“啊……要丢了……”精典只觉得在阴穴里的阳具,受到了一阵抖颤,然后一股热浪袭上了龟头。
  “哼……哼……”美云丢了一股阴精之后,她的屁股也暂时停止了扭摆,只是嗯哼着,她似乎是在静静的享受着,享受着丢阴精的美感与舒畅。
  “嗯……”她现在觉得好乐,好满足……
  精典又急促的抽插了几下,只觉一阵快感传遍了全身,不禁抖颤了几下,他的龟头狠狠顶住了花心,一股阳精也急泄了出来,而且很热很热……就这样,精典享受了一次免费的艳福。
  这一天,他照常到公司上班。
  晚上的时候,去参加了一个应酬,喝得酒醉薰薰的回到住的地方。等他开门进来,赫然发现有一个人在他的房里。平常他的房门是不上锁的,所以,这人才可以顺利的进入他的房间。
  他半启着醉眼,看清了眼前的人。只见他说道:“是……是你……”原来,在他房间的是雅姿。
  精典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怎会在……在我……我的房里?”雅姿却笑着走了过来,媚声道:“我在等你呀!”精典不解的问道:“等我?有什么事?”雅姿此时更是一副妖媚的模样地说道:“你这个人不太公平!”精典听她如此说,更是不了解,于是他问道:“不公平?什么事不公平?”雅姿笑道:“你只给了美云。”精典的神智稍醒了过来,不过他现在可不知道雅姿的用意何在?所以精典他又说道:“我给了美云什么?”雅姿娇声道:“哼,你这个人还真会装,昨夜你不是在美云的房里吗?是不是?”精典这下子才明白过来,原来美云昨夜尝到大阳具的甜头,非常的快活,也将这件事告诉了雅姿。所以,雅姿一听她的叙述之后,自己也想试个究竟,看看是否如其所说。为了这件事,雅姿今天特地专程来等精典,准备一决雌雄。
  可是精典这时反而不知如何开口了,而雅姿却走了过来,依着他说道:“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喔!”说罢,一只手还不停地在他的胸部抚摸着,试图引诱他、挑逗他。
  精典哪里能经得起如此的挑逗、引诱,尤其今天又有点醉,更是容易激起欲火的燃烧。于是,他一下子反手抱住了雅姿,并且还将嘴凑了上去,对准了她的嘴就亲了起来。
  “嗯……”这一吻也是十分火热,而且这一吻也吻得雅姿全身酥软无比,真可以说是未饮先醉了。
  精典的一双手更是丝毫不客气的在她身上摸索着,一只手更加探进去了那裙子的里面。这一摸之下,只觉得里面湿润润的,想必她早已是春心大动,春情泛滥,而引发淫水直流而出。
  他调皮的用两根指头捏了捏那嫩嫩的阴唇,捏得她既感酥麻又酸痒,使得她不禁浑身颤抖着。
  “嗯……”一面吻着,口中还不住发出舒服的声音。
  精典更是偶而去捏捏那阴核,这一来,使得她更是颤抖得厉害。因为阴核是女孩子全身最敏感的部位,能挑起女孩子的最高情欲,所以雅姿这时实在已经有着非常强烈的欲望了。这时她的下体也不禁的扭动了起来。
  她们彼此的嘴才分了开来,可是雅姿却不停的吻着他的脸、他的颈子,更不时的去咬他的耳朵。
  两人此时已是干柴与烈火了,为了争取时效,他们彼此以最快的速度脱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然后摆好了准备迎战的架势。
  精典即握着阳具对准雅姿的阴穴后,便朝里头顶了进去。
  “啊……”在精典的阳具顶进去时,她痛快的啊了一声,还顺势将精典的屁股朝前推了推,这一推使得阳具能完全尽根而入。
  “嗯……嗯……”这一顶,直顶到花心深处了。干柴烈火,这一股欲火更是非常的猛烈。
  “啊……啊……”大阳具的猛烈抽插,使得雅姿只知道浪哼着。她的双手紧抱着精典,还不住的在他背上抚摸着。
  精典抽插了一阵子之后,雅姿的淫水有如泛滥的洪水般,流了到处都是。
  “啊……我……我好舒服喔……嗯……哼……你的大……大阳具……真……真行……哼……弄得我……我好……好快活……啊……真是美……美妙极的……嗯……哼……美……云……说的一……一点都……不假……”她真是痛快无比,所以浪哼浪叫不已。
  精典的阳具更是在她的阴穴内,灵活的进出着。在阳具抽出时,还不时的将那粉红色的阴肉翻出又覆入着。
  “啊……嗯……我……我要丢……要丢了……”精典又抽插了几下,就感觉到她是丢了阴精。
  雅姿在丢了阴精之后,不再浪叫了,可是,她还是浪哼着。当然,她是太快活了。
  “嗯……嗯……弄死我了……哼……我……我情愿被……被你……顶死……啊……亲爱的……哼……尽力的抽……尽力的插吧……”插穴的美妙与快感是任何事物无法代替的,而且也只有身历其境方能体会。
  所以,看雅姿现在半启着眼睛,口中浪声着,淫水直流,阴精外泄,屁股乱扭,这一切种种的现象,就不难看出她的快活与舒畅。
  “哼……哼……我又……又要……丢……丢了……”雅姿说罢,真的再度丢了阴精。
  精典这时慢慢将抽插速度改为九浅一深。
  “嗯……嗯……这样……也……也很舒服……嗯……哎……唷……这……这一下……好重啊……嗯……哼……”这样的抽插对于男人本身有很好的功用,对于女人本身也能引发她更高的乐趣。精典不停的抽插着,始终不懈怠。丢了两次精的雅姿还是有着相当的活力,只见她的屁股不住的往上迎凑着……那流出的淫水早已弄湿了床单一大片。
  “哎唷……嗯……哼……顶……顶到花……花心上了……好……我好……痛快啊……哼……哼……”精典的阳具慢送快抽,如此有规律的抽动,使得雅姿真是到达了欲死欲仙的境界了。
  精典这时候,突然又格外起劲了起来,他的阳具也好像又涨大了许多。
  “啊……好痛快……嗯……快……快用力……重一点……深一点……嗯……对……好……好舒服……嗯哼……”她上下浑身扭个不停,快活死了。
  “嗯……抱紧我……哼……”精典的阳具有如不倒翁一般,一阵阵上下起落,左冲右撞的,非常的厉害。
  “嗯……我……我死了……哼……”雅姿此刻真已忘了身在何处,整个人享受这美妙无比的乐趣。
  抽送,不停的抽送……
  “我……我又……”这次话还没说完,那三度阴精又丢了出来。
  流了许多的阴精和大量的淫水,雅姿此时也已感到全身乏力,整个人都要虚脱了。可是精典还是雄风般的架势,挺立不倒。
  “哼……”雅姿娇喘着。
  “你怎么……还……还不泄……泄精呢……哼……我……我已受……受不了了……嗯……”雅姿首先举起了白旗。
  精典听她如此说道,更加紧了抽插的速度。
  “啊……嗯……哼……不……不行了……啊……”精典的阳具像雨点般的,不断顶着她的花心。
  “啊……我死了……死了……”这时,精典也骤觉一阵快感传遍全身,龟头也跳动着,精关再也把持不住。
  “滋!滋!……”于是,两股阴阳精一齐泄了出来。
  精典瘫软在雅姿的身上,拥抱着她的娇躯,相拥入梦。
  自此以后,两女一有空就轮流过来精典的房间,享受至高的性爱乐趣。
  精典在台北这一段时间也就不再寂寞,反而是非常的快乐。
  本楼字节数:30292
  总字节数:82485字节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