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寂寞的我们
寂寞的我们
那是春节的第一夜,也许是大街上的鞭炮炸开了我们情欲的缺口,我们疯狂的互相自拍着各自赤裸的身体,互相交换着欣赏着,一连串的靓照,汇聚成一个妹妹,让我情不自禁的喊她宝宝。她穿得真是性感,水嫩的肌肤配上粉红色的吊带装,还有黑色的鱼网丝袜,那丰腴的婴儿肥啊,掩盖在齐肩的青丝中。那不就是我疯子潇的轻舞飞扬吗?我赶紧将烟熄灭,卷起千堆虚伪的笑,要求见个面,她羞涩的沉默良久,我却如隔世了几个春秋,她抛过来一行字,「我10号来,你不方便……」「方便,方便,我太方便了!」我那一刻的笑一定恶心到了极致,开创了「极品猥亵」的先河。


  短短十多天,却让我如同等待了十多年那么久。现在一条短信,不来了,已不说粗口好多年的我,那一刻,如同九品芝麻官里星爷口吐咒语惊起千层浪的气魄,仿佛被打通了任督二脉,瞬间就造就了一个武学奇才,骂人神功顷刻灵魂附体般的被我融会贯通。


  无颜独上茅房,月如沟,对着烂镜子顾影自怜,怎么都接受不了被人耍了的现实。望着马桶边那本不知谁摊开的杂志,上面那个人类的远祖,拄着拐棍过河的非洲猿猴,那深深的皱纹,严肃的耍酷表情,突然有种同类相怜的伤感。但很快我就释然了,奔三了,装什么纯情,情啊爱的,弹指一挥间英雄都要白头何况一头压抑的人狼。


  我明明记得前两年我还被人指着羡慕地说我是80后,是阔老板的,刹那间声音变成了不屑,你倒闭了啊?前两年我还和狐朋狗友各自搂着一个在张口闭口考研的香草美人边潇洒的推着牌九,现在眼睁睁的看着股票跌得老子连桑个拿都没钱了?我多少岁呢?我看了一下镜子,32?我怎么记得是22呢?但好象号称22好几年了。


  我一敲脑袋,算了,什么70,80后,马上就要成为靠着几粒伟哥维持坚挺的代名词了,早该扔到太平洋、北冰洋、印度洋、伶仃洋的历史的垃圾堆里了,别骗小妹妹了。写一篇「最后的80后」,悼念一下我和我那群就要或马上就要不年轻到无法装嫩的朋友吧。


  毕竟论坛里的他们让我如此熟悉,就像野猫熟悉发春的味道,毕竟我们曾为了一枚枚勋章汗流浃背,彻夜未眠过,曾一起从实习到高级过,曾一起对着论坛的明天杞人忧天过,曾网恋热恋畸恋失恋莫名其妙过。我们有的结婚了,我们有的离婚了,我们有的结婚又离婚了、我们有的离婚又结婚了,我们有的还在独身,我们有的还在游戏,我们在不知道什么叫作「爱」的时候就知道了什么叫「作爱」,我们是最后的80后。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壶二锅头,朋友如果你看到这里,就要远走,请干了这杯酒。一个如同没头苍蝇乱窜的上午,我绝望的发过去一条短信,「我想见你,现在,立刻,马上,」「我怕你会失望……」「…………」「你看见我就知道了。这会儿可以视频吗?不方便就算了。」,「方便的很………」。


  我把车停靠着路边一个网吧门口。十分钟后,我有些懵了,一直让我生活在意淫里的这个女人,不是这个女人,那个让我整晚隔着电话耳磨思鬓的人竟然是另外一个人,在我生命的空间里刻满了痕迹的人居然不是我的爱人。


  「那些照片?」「那是我的表姐,对不起。」对不起?我控制住游离的情绪,打过去一行字,「我要去见你,就现在,」 「那,好吧,我去机场见你。」。


  当飞机盘旋着降落的刹那我飘忽的心也随之降落,缓缓平息,X都的天气果然是灰色的,有些冷,我在机场出口的洗手间整理一下衣物,调整了一下情绪,带着轻快的表情,走过了出口通道,电话嘟嘟的响起,我装作镇定的瞟过拥挤的接机人群,真的神奇,我竟然一眼就看到了,刚刚视频里那个有点胖乎乎的女人,带着一副黑边眼镜,正紧张的向这边翘首张望着,我的心莫名瞪的一沉,我还见吗?不见吗?心中压抑了太久的思念瞬间打消了我所有的犹豫不决,不管那么多了,既然来了,为何不见?


  我飞快的走过去,尽量不显露出自己的犹豫不决,「嗨……」她显然有些讶异,有些语无伦次的问我,,「你不是说穿着白色T恤吗,你穿的这是紫色的哎,还不接电话……」有些紧张的声音,但足以让我确定这就是那个让我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声音。看着她嗔怪的口吻,我缓缓拉过她的手,冰凉的手,也许天气有些凉,也许她很紧张。


  「没有哦,一定是你听错了。」「才没有听错呢?一定是你不想见我了。」,忘记跟各位说了,多疑是这个女人的特点,也是所有女人的特点。


  我们的见面没有一丝讶异,波澜不惊。她挽着我的胳膊,我就坦然的让她小鸟依人般的依靠着。我们就这样慢慢的走出机场,直奔宾馆而去。「今天我在论坛聊天室,跟你那些兄弟们说我紧张的不得了,他们居然笑我。」她斜过头,盯着我的脸,说道。「笑什么呢?」我有些心不在焉的说。不远处修建机场的工地不时传来轰鸣的机械声。


  我突然想起我对她说过的话,「等见到你的时候,我一定把你抱起来,转好几圈。」看着她红卜卜的脸蛋,我突然觉得她还是挺好看的。我终于没能忍住,停下脚步,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双手搂着她丰满的屁股,用足力气,一下把她报了起来,没有我想象的那样重。她有些惊慌失措,「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嘛!」「怎么样,我说,不管你有多重,我不但抱得动你,还,还能顶的动你!呵呵!」轻轻放她下来,我色色的笑着说。她撒娇的用小手捶了一下我的手臂说,「你坏死了!」看着她娇羞的脸,我突然觉得她还像个小姑娘,不过,我忍住了没说口。


  在登机之前,我们短信沟通已经弥漫漫天的情欲的味道,而此刻,我却不好意思拿这事说笑了,虽然我很想,我知道她也许也很想,做爱总是令人向往,让人期盼。我曾经夸下海口,见到她,自己可以一夜做五次,并且第一次一定会超过1分钟射精。她总是哈哈笑我,说我第一次进入她身体不可能坚持到一分钟,想到这里,我的无名之火就顿感灼热无比起来。我们很快开好了房间,就在机场附近。也许方便离开。


  当我从卫生间出来,看见她仍然坐在沙发里看电视,说是看电视吧,眼镜却盯着大腿,我知道她一定是很紧张,我慢慢走过去,轻轻的对她说,「去冲个澡吧,」她点点头,乖巧的走进卫生间,我摘掉身上的浴巾,拥着被子靠在床上,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今夜一场恶战即将吹响号角,,我把电视声音调大,心不在焉的按着遥控器。


  卫生间的水声渐渐停了下来,然后听到门打开的声音,我的眼角瞟到她过着白色的浴巾走了出来,我扔下遥控器,将被子拉开一角,她悄悄的钻了进来,靠在枕头上一声不吭,我们就这样盯着电视屏幕,足足过了10分钟,我决心打破沉寂,调侃的说,「要不要试试,到底是不是一分钟?嘿嘿」。她羞红了脸,小手握紧拳头轻轻的打在我的胸口,「你坏死了……」我趁机抓住她的手,她整个人都靠在了我的怀里,我的嘴巴很自然的慢慢就靠了上去,吻,就是那样的自然,热烈,她的嘴唇有些干燥,我用舌头带着我滚烫的口水,舔舐着她的双唇,她的舌头调皮的伸进我的口中,扰乱着我的吻的节奏,我一把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富有侵略性的把她整个嘴唇都包在了嘴里,有力的吸吮,她全身都软了下来,口中发出混糊不清的嗯嗯声,我的双手也开始游走起来,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一只手扯开浴巾后迅速攀上她的乳峰。


  我惊讶的发现她的乳房竟然乳此之大,而且白嫩的如同刚出笼的馒头,极富手感的酥软穿透着并摧垮着我从见面开始的失望,钻进我的心里,让我麻痒难耐,我的血液急速的向某个地方集结,硕大白嫩的乳房在我的手里被揉搓成各种形状,她的呻吟声再也无法抑制,在房间里荡起阵阵的涟漪,我的手已经滑到两腿之间,手指从有些肥硕的大腿缝间悄悄滑了进去,触手一片泥泞,此刻心中的讶异盖过了熊熊燃烧的欲望,她竟然真的如此敏感,可以于瞬间涌出如此多的液体的女人真的不多见,「不要……呜呜……哦啊……嗯嗯嗯……」。


  我的吻掠过她的嘴唇,雨点般的穿过脖颈,落在雪白的肌肤上,胸口两个红豆般大小的乳蒂,是我最喜欢的那种类型,小小的,需要用舌尖仔细的找寻,挑弄,才能慢慢伫立起来,显现在两团白的晃眼的乳房上,让人爱不释口,我如同索奶的婴儿,钻在母亲的怀抱里,用嘴巴拱着一对丰满的乳房,用力的吸着那两点嫣红的乳蒂。她的呻吟是那样的令我熟悉,让我心醉,我越发的疯狂,我的吻滑过了乳头,顺着她软绵绵的肚腩,舔过可爱的肚脐眼,惹得她浑身颤抖的缴械投降。


  当我的湿吻还想继续向峡谷中那片茂密的森林扑去的时候,她死死的抱着我的头,拉着我,坚决不让我继续下去,电光火石之间,我没做丝毫犹豫,原路返回,吻着她白净的身体,一直将舌头送进了她娇喘不已的小嘴里,她立刻情难自禁的含住我的舌头,火热的缠绵起来。我下身的那根(她一直叫棒棒糖来着)恰好就顶在她的大腿根部,她渐渐的扭动起来,一寸寸的,我的大肉棒慢慢向她的茂密的森里匍匐前进。最终抵在了潮湿的玉门关,我有些喘息,仍将肉棒顺着峡谷沟来回的摩擦着,擦着湿漉漉的两片肉唇,偶尔还能碰触到,隐藏其中的小豆豆,她的喘息越来越大,身体扭动的也越来越激烈。


  「想要我进去吗?」


  「想……」


  「哪儿想哦?」


  「那里想。」


  「哪里嘛?」可是她就是不肯说小穴想,我终于没能抵挡得住欲火焚身的煎熬,身体用力向前一探,整根硬的有些疼的肉棒,就滑溜的挤进了一处温暖,潮湿,狭小的肉洞里了。龟头抵在深处,清晰的感受到被吮吸的感觉,太神奇了,那种爽的感觉都无法用言语表达了。我的身体仿佛已经不受我的控制,慢慢的就疯狂起来,「啊……宝宝……你那里会咬人……」。


  「唔——你……坏死了……啊!……深」,我就像外面的那台打桩机,一下一下拼命的将自己的桩一次次的打进她的体内。耳边的声音越来越来激烈,「啊,你……插得……好深……有力……·啊……·哦……」,「哦哦……宝宝……我……我有点忍不住……忍不住了……啊!」。


  在我最后一次奋力的冲刺后,我喘息着趴在她的身体上,肉棒深深插在她黄河泛滥般的小穴里.


【完】